近來比較頻繁地往來內湖、南港一帶,在幾條高架快速道路間穿梭之後,心中突然感到一陣惶恐。

是的,腦海中浮現「齊頭式平等的危機」一詞,而炸藥的引信已經點燃。

何謂齊頭式平等?

在這個社會中,到處可以看到範例,從過去行之有年的高中、大學聯考,為了給莘莘學子們更多的機會,硬是被改成了學測和指考;而過去所謂的大學窄門,現在則像是百貨公司大門一樣,來者不拒,還有人送往迎來,好生伺候著。

另外,像現在的台北市,新、舊住宅混雜,房價卻是一樣的高,舊的跌不下去,新的漲個不停。日前北二高的走山意外之後,社會上一波波要求公告各山坡地安全報告的聲浪,也被硬生生壓下。

這些,在在都突顯了眾人對「齊頭式平等」的渴求。
然而,齊頭式平等代表眾人一起向上提昇嗎?還是集體向下沈淪?
答案,恐怕不如想像中的樂觀!

危機在那裡?

危機在於平等之後的卓越往往需要更多代價。

分散了高中、大學聯考的壓力,卻躲不過個人特色的檢驗,各類補習班、才藝班、認證機構如雨後春筍般出現,大發利市。然而,人力需求者只是從原本的按學歷徵人,改為按專長、按證照徵人,甚至從長期聘顧改為臨時聘顧、委外處理。那麼,當初分散聯考壓力的目的還存在嗎?對教育的投資有更經濟嗎?還是浪費更多?

台北市近年來連通各地的快速道路一條接著一條興建,捷運也陸續開通,交通真的變得便捷了,但一切都只有好處?
當快速道路開通,來往二地的時間縮短了,造成原本許多地段的優勢不復存在。
或許大家會覺得,那很好啊。以前搶不到的地段,現在換到新地方設點一樣行得通。
話是沒錯!
不過,便捷的交通往往代表人均密度的下降,代表經常性的來客數下降,營收跟著下降。
為了賺到一樣的錢,業者必須增加利潤、擴大服務範圍才行,因為房價在齊頭式平等的原則下撐住不動,房租也不會跌,但是人潮明明已經散掉了。

誰造成這些危機?

民眾自己選擇的,而由政客操刀!
對政客來說,他們向來透過替選民選擇一條安逸的路線來奪取權位。然而,卻從來不為這些決策的後果負責。
過去,考大學是為了唸書,唸書是為了賺錢,但是現在考大學,很多人恐怕只是為了混四年,完全不知道目的是什麼。

都市開發與更新當然是必要的,問題是汱舊換新的機制在那裡?老房子的價格撐著不動,新房子的價格又漲個不停。代表的結果在於一般人根本買不起台北的房子。而隨著快速道路的延伸,人們開始往郊區移動,等於台北市的人口外移。房子越蓋越多,市民卻越來越少,那房子是要給誰住,給誰用?房租又一直不降?人潮都分散了?誰還會想租?

人,終究要成為自己想要的改變!

這一切問題的癥結在於──社會競爭和自我價值。

當初修改聯考方式的原因之一在於不希望一試定生死,也怕學子年紀尚輕,不懂得自己真正的選擇。然而,沒被說出的話是學子仍然應該學著為自己作選擇,或者讓自己去接受最後的選擇。但是,現在可以發現很多人根本沒有認清自我的價值和確定努力的方向。造成的結果就是嚴重忽視社會競爭的慘烈,而後嚴重與社會脫節。

而都市建設呢?這必須和產業發展一併思考。
當社會上以商業運作為主時,辦公大樓的聚落是不可避免的趨勢。而在各種園區概念當道之後,小型生態區的發展結構就自然成型。那麼,被棄守的這些大樓該何去何從?是孤芳自賞?還是賤價求售?或是變成廢墟?如果想要敲掉重建,那代價是多少?未來又在那裡?這一樣是社會競爭的問題。

如果,人們總是追逐於新的選擇,不想考試,不想規劃,就會淪落唯一的結局 ── 快速老化、失去競爭力

對個人而言,多元入學不代表不用面對自我和社會壓力,這關沒有突破,進不了社會,宅在家裡混吃之後,真的只能等死。

對都市而言,大量釋出新地段,美其名是建設,實則是破壞大地之母。土地一旦被建設,就無法復原。(舊地段更新都不符合經濟效益了,復原豈不是把錢丟入水裡?)那麼,當這把建設的野火由城中心向外擴散,最後留下的就是燃燒殆盡的都市廢墟而已。而人們,最終將失去原始大地的保護,流浪在水泥叢林之中。

轉機?

每個人會有不同的見解和選擇,這必須是深自反省個人喜好、專長、優勢之後,一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勇氣,也是一種簞食瓢飲的恬淡氣度。
對於眾多網友來說,請注意網路是一個更大的齊頭式平等,它有更多更大的危機,值得深思!
聰明的你,應該自己想想轉機何在。

VN:F [1.9.22_1171]
Rating: 0.0/10 (0 votes cast)
VN:F [1.9.22_1171]
Rating: 0 (from 0 votes)

Post to Twitter Post to Plurk Post to Digg Post to Faceboo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