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天就是跨入四字頭的月份!是到了該檢視前半段人生的時刻,作為後半段人生的開端。
過去種種,譬如昨天死;未來種種,譬如今日生。
人生不是得到,就是學到。
我能作的、該作的,就是利用學到的、得到的,去完成想作的和能作的事情。
這樣的結果,不論最終的成敗,都對自己能交待。

被迫的自主

從小,父親的印象是灰暗的。
他在我人生的前十六年中,給我的恐懼、忿怒和不解遠遠多於其他的情緒。
除此之外,我也難以想像作為一個父親,應該是怎樣的心態、怎樣的行為和表現,是基本的,是理想的。糟糕的那種我很熟,真糟糕。
於是,家裡三個小孩從小也沒什麼叛逆的本錢、狂野的勇氣,向外去衝、去撞。

在生活中、在課堂上,玩具和科學成為一種渴望,透過學習、了解和 DIY,彷彿童年還是那樣無憂。
只是偶而會下起一場驟雨,那是我豆大般的眼淚;只是偶而會吹起一陣狂風,那是我逃命式的奔跑。

從寄情於玩具開始,科學傳記成為我幼年的讀物,富蘭克林、馬丁尼、愛因斯坦、愛迪生、庫倫、萊特兄弟、….,他們從破舊的垃圾裡找到的光明,跨越時空照亮了我。

而後,考試唸書當然只往工程發展。電子是首選,沒上,機械也不錯,但我錯了。
一堂電腦課就改變了我的想法,從此,一天八堂課上完,我還可以在電腦教室泡四個小時。
在二十年前,幾乎聽過的程式語言,我都學過。Basic 系列, C, PASCAL, DELPHI, FORTRAN, COBOL, LISP, FORTH, Assembly, Ada.
但我錯了,語言學很多不等於高手,只是熱情,是燃燒後瞬間的光亮。

另外,理論科學中的物理仍時時呼喚著我,課堂上的器材變成我的玩具,學校旁的資源回收站變成我的寶庫,人家沒課是去玩,我沒課是拿著螺絲起子去拆機器,了解構造、買零件、組玩具。平常則泡在航空社裡搞搞飛機,作作白日夢。

到了插大,我選擇了不同於同學的選擇──物理。可惜國立的都沒上,倒是淡江反而考了個榜首。
結果,經濟上的壓力和空間上的距離,讓我決定先去當兵好了。
那時我想我錯了,難怪專科時的物理老師跟我說:「唸物理,家境要不錯。」
但是,現在想想,如果撐過去了,現在可能是科學園區的資深工程師吧,沒有億元也有千萬元身價,這似乎又錯了。(也許重新投胎了?)

當兵,算是幸運的。
前面三個月比較苦,但很快就爽翻天了。原因是電腦很熟、寫字還可以看、文書經驗夠,就被找去當參一了,而且是負責軍官人事的。
這表示常常要出差,跑軍團、跑總部;平常則待在辦公室裡,打打公文、了解軍隊編制。也就是一個字:閒。
所以,當兵一年十個月,扣掉前半年菜鳥時期沒心思。剩下的時間,我申請了二個專利,還翻譯了一本電腦書。

退伍後,當初同社團的學弟出來搞網路公司,當下一拍即合,二話不說,退伍隔天我就到公司報到了。那是我正式跨入網路界的開端。
但好景不常,隔年換學弟去當兵了,公司則在快速轉變的市場環境下,決定結束營運。
所以,只好自立門戶,開了「搜主意工作室」,一直到現在。

現在回頭看,這根本是在玩。
雖然我不是玩咖、high咖,反而是個阿宅,但我想這樣的生活並不算單調。
而這過程最明顯的問題是…..路線不清、目標不明。
母親能作的是支付生活開銷,其他學費或未來的選擇,請自行打理。而這突顯了年輕人眼光的短淺和衝動的行為。

代工的人生

自行門戶後,當然就是工作賺錢,為自己負責。但是到今天,我都還不確定自己真的負了什麼責。

剛創業時,網路一片大好,光是在 BBS 上就能接到不少案子,報價也很OK,現在看來,真的是錢多事少離家近。
但當網路漸漸成熟,Open Source 多了,客戶的要求也多了,自己的看法也多了。事情反而變得不單純。

這就像計程車一樣。
從乘客的角度,當他有需求,他會想在最近的地方上車,然後司機就是用最少時間、走最短路線、花最少車資,把客戶安全送達,然後 Say goodbye。
然而,從司機的角度,卻不見得一樣。他必須看這客戶載不載得起、行李多不多、載去那裡、…..

早先的網路,是有限的選擇,相對高的費用。
現在的網路,是無限的需求,相對低的費用。
你不認同?問題在需求和技術的配合。
大多數客戶傾向用最少的預算、最低的技術來達成需求;太多的技術對他們來說是浪費;太少的技術對開發者來說是落伍和沒利潤。
少部份客戶傾向用最新的技術、合理的預算來創造話題;太舊的技術對他們來說是落伍;太少的預算對發發者來說是賭注和作白工。

問題的關鍵在於組織。

這個市場並不會消失,客戶還是存在。但是要賺到錢,必須:
1. 有能去畫大餅搶錢的業務
2. 有只想領死薪水的美術人才和程式設計師
3. 打了就跑,不作長遠的服務和生意,能捨、敢得(搶)

人,畢竟有個性。有人想安逸、有人想穩定、有人愛錢、有人愛刺激、有人愛自由….
客戶,畢竟有差異。有人要快、有人要省、有人愛面子、有人要裡子,更多是要效益。

那麼,SOHO 的瓶頸在那裡?
是自己。
人終究不是變色龍,紅紅的二片嘴皮並不容易隨心而舞,薄薄的一張臉皮常不經意走露風聲。
最後,需要面對的是自己的初心,需要尋找的是自己的原點。
代工,是舞台上的角色扮演。
戲劇可以經典,一演再演;主角不會長壽,一換再換。
那麼,該下台時,何妨大方謝幕?

今天的月亮‧明天的太陽

歡喜作、甘願受。
就像當兵時的幸運是來自求學時期的努力。
讓我相信人生每一階段的幸運來自事前的努力。
那麼,今天的努力或許已經黯淡如月,讓前行之路看來灰暗。
但它終能引領自己迎向明天的太陽。

那麼,過去這十幾年我努力了什麼?似乎值得回想一下…..或許,未來的拼圖就有它們的影子。

  1. 對於中醫的了解
    讓我知道平衡的重要和自然的神奇,明白該如何傾聽身體的聲音,善用造物者賜予的恩澤。
  2. 對於哲學的領略
    讓我知道原來人生並不是單純的是非題,而是一連串選擇題所組成,並且需要加上許多文字註解,讓它超越申論題而成為言之有物的文章。
  3. 對於五行的意會
    讓我知道原來人的執念如此深重,本位主義如此穩固,但卻是那麼有趣,超脫之後是那麼海濶天空、廣大無垠。
  4. 對於文字的仰慕
    讓我知道原來文字真的是貫通古今的意念、串聯你我的神蹟,它是一位舞者、導師,引領人們跳出屬於自己的人生。
  5. 對於網路的耕耘
    讓我知道該如何在這個虛幻的空間中生存,該怎麼在空無的世界中創造真實的意義和實際的收入。

人生,捨得。

在未來的歲月中,捨棄的,我必祝福。得到的,我必珍惜。
以此文為過去下註解,為未來祈恩典。
人生,下半場,Go!

VN:F [1.9.22_1171]
Rating: 8.0/10 (3 votes cast)
VN:F [1.9.22_1171]
Rating: +1 (from 1 vote)
四十歲前的省思, 8.0 out of 10 based on 3 ratings

Post to Twitter Post to Plurk Post to Digg Post to Facebook

相關訊息